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淋湿的童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伍九文学网 -[收藏本文]

很多年以后,在一个盛的清晨。我独自坐在一颗古老的槐树下静谧安详的聆听着枝蝉鸣。一阵清风拂过,拨开了彩云中的晨曦透过槐叶落在了我的脸上,这时耳畔传来了们嬉戏打闹的声音。

我缓缓地睁开双眼,一副的画面悄无声息地铺洒在面前......

这是七月的色彩,整个村庄都弥漫着槐花的香味。一群孩子光着脚丫在你追我打,你囔我跑的嬉戏玩耍着:

“狗蛋儿,你他娘的咋跑这么快啊,艹!”

闻言,跑在最前面的那名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静等着对方的到来,两只小眼睛瞪得溜圆生怕对方不知道他在生气。

“哟,瞪着大的眼睛吓唬谁呢?”( 网:www.sanwen.net )

刚跑到他面前的这名少年挑衅的说道。

“你刚才叫谁狗蛋儿呢?”

“叫你,怎么啦?”对方脖子一歪双手插于腰间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

话未说话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在整张脸上散开。其他见状都上前劝道:

“强子,你这是干嘛啊?大家都是一个村上的,不要伤了和气啊!”

见伙伴们都来劝阻,名叫强子的少年也有些赧然对着面前的狗蛋说:

“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开!”

对方的话好像沉入了大海,未能将面前的狗蛋呼之欲出。此刻,整个气氛都陷入了寂静中大伙儿你看我,我瞅你没有任何人表态。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又或许是一个世纪人群中走来了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小正缓缓地朝狗蛋走去:

“蛋蛋哥,我们去那边玩好吗?”

狗蛋回过神转头看了眼面前的小兰点头应是。

一路无语,两人顶着炎热的太阳在乡间小路上漫步行走着。狗蛋耷拉着脑袋两脚不停地踢打着坷垃头子,旁边的小兰也不做声就这样陪伴着他来到了一条小溪边。

“这里的鱼儿真好看!”

闻言,狗蛋往河里瞥了眼喃喃道:“这是蝌蚪!”

嘿嘿,小兰听后不自热的尴尬地笑了两声:“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突然一句莫名的话让狗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了挠头皮狐疑问:

“你刚才说的啥?”

看着对方一脸惊讶的样子,小兰忍住没有发笑的小嘴柔声道:

“这是一首诗!”

“什么叫诗啊?”

“就是........”

被对方问的也答不上来了,少顷,小兰指着一株河边上的芦苇说:

“蛋蛋哥防城港治癫痫病医院,你要是能把那只蜻蜓给我抓住我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狗蛋就弯着腰身慢慢地朝蜻蜓走去。站于身后的小兰又是欣喜又是犯愁,欣喜的是自己可以拥有那只蜻蜓,犯愁的是自己如何解释“诗”究竟为何物?眼看着对方就要把蜻蜓捉到手里,小兰脑海里顿时生出一个邪念。

霎时,小溪里溅射出一条长长的水柱受了惊吓的蜻蜓闪电般夺空而飞。不巧的是溅出的水花也落了狗蛋一身。

“哈哈......”

一听这笑声就知道是谁干得了,狗蛋抹了把脸上的水渍掉头就追赶潜逃的小兰了。

宁静的,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着......

晚饭后,狗蛋来到了自家的院子外双手枕于脑后躺在了柴草堆里,两只眼睛不停地观赏着天上的星星。细想着老人们讲诉的那些古老而又美丽的,就在他沉醉其中时眼前突然闪出一条黑影挡住了他的视线同时也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个人在这儿不吗?”说这话的不是别人 正是白天打他的强子。

“我喜欢一个人看空”

听对方的语气就知道白天的事情对自己还耿耿于怀,强子耸了耸肩晃身来到了他的身旁和他一样双手枕于脑后悠悠道:

“明天我们要和隔壁村庄的那帮兔崽子决斗,为了村庄的荣誉!”当对方说最后一句话时特意的加重了语气。

“哦!”狗蛋低嗯一声没有作答。身旁的强子见状面部肌肉微微抽动静等着对方的下文,站于旁边的虎子有些急躁迫切问:

“狗蛋,你到底去不去?”

后者闻言斜眼看了下对方扭头对身旁的强子道:“明天在哪儿汇合?”

“9点,北厂!”言罢,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后起身径直而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狗蛋心里有股莫名的兴奋,他也不知道是哪种兴奋也不知道到底为何而兴奋。不觉间笑容已布满脸上:“啥事呀?笑得这么开心哈!”

狗蛋巡音望去才发觉小兰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身旁。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略带埋怨之色道:“下次走路带点声音好不好?幸好我这人身体好没得啥心脏病之类的........”

眼巴巴的看着狗蛋吐沫横飞的说个不停,站于他旁边的小兰手上不知哪来的一把喷水枪对准狗蛋就是一顿猛射。

“哈哈.......”

“停,停,赶紧停下......”

两人打闹了一会就躺在柴草堆上细说着奇闻异事:“你知道嘛?上面有只兔子?”

“哪有啊?我怎么看不见?”狗蛋瞪大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月亮。

那只兔子是嫦娥姐姐的,话说在很久很久.......

听完小兰的故事后,狗蛋懵懂的少年心充满着的向往。

翌日

狗蛋成都癫痫医院哪家好,这家医院更专业吃完早饭就来到了北厂,与之相约的都是全村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足有20余人。带头的强子点了点人数眉头微微泛皱道:“怎么没看见虎子?”

“可能正在路上吧!”离他最近的一名少年答道。

“强子,要不我们在等他会吧?”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一行二十余人来到了相约的“战场”时却发现对方一个人都没来。这下可把强子气坏了嘴里不停地骂对方连带了他们的祖宗十八辈都问候了一遍,见对方迟迟不来强子也没辙了对伙伴们说:“他娘的,那些狗杂碎肯定是怕我们所以不敢来了,兄弟们我们回家吧!”

话一出口,大伙儿掉头朝来时方向走去。当他们横趟一条小河过半时岸两边突然飞来许多坷垃头子、树枝、泥巴、木棒等一些杂物,二十余人你推我嚷有的摔倒的小河内有的四处乱跑有的被同伴压倒.......

见此状强子也是一筹莫展只好躲进草丛里无奈的看着这一切。

“强子,你这个龟孙子,有种出来啊?”

岸边来了几个少年一边嘲笑着一边呼喊着强子的名字,本来性格暴躁的强子一听这话瞬间激怒了他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疼的一下子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像头野猪直奔岸边而去。

见对方上钩了,十几个少年专朝着他仍东西。可怜的强子,等到了岸边已经是遍体鳞伤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兔崽子,敢和小爷斗,你TMD活得不耐烦啦!”

一名个高的少年来到强子身旁嘲笑的说道。其他伙伴也是哈哈大笑,反观己方皆是一脸死灰像连个屁都没敢放,乖乖地看着对方羞辱着强子。

“你知道是谁告诉我们来这里偷袭你们的嘛?”

一听这话,原本毫无生气的强子瞬间来了精神两眼精光乍现:“谁?”

“就是那个没来的,哈哈!”说完敲打了下他的脑袋转身走了。

“虎子.......”他用最后的一丝力气嘶声叫道。

傍晚

像往常那样,狗蛋躺在柴草堆上抬首仰望着星空,不过今晚并没有星光只有一钩在那儿悬挂着。暗淡的和天上的残月一样越发的难受让这个少年流露出了,眼泪无声的夺眶而出在寂静的下,或许只有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昆虫才能吧!

“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狗蛋忙急将眼泪擦干抬首道:“什么残月,什么眼泪的?”

“这是诗!”

狗蛋听后在心里嘟囔了几句喃喃道:“整天学着大人讲一些听不懂的话!”

见对方这样埋汰自己,小兰嘴巴一撅拿起喷水枪对着他说:

“刚才的话有本事再说一遍!”

见状,狗蛋立马怂了。脸上硬挤出几丝笑意露出已经掉了门牙的牙床憨笑道:郑州癫痫病医院哪里较比较好

“没说啥,没啥啊”

哼,少欺我! 喂,听说你们今天和隔壁村上的男孩打架去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想就来气。狗蛋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小兰说了一遍,当说到自己这些人是被虎子给骗了之后,狗蛋的眼泪又情不自禁的涌了出来。

“叛徒!”

此言一出,狗蛋又楞了抬手将眼泪擦干声音哽咽道:“叛徒是啥玩意啊?”

他的话让小兰哭笑不得略带义气的说:“叛徒就是虎子,虎子就是叛徒!”

“对,虎子就是叛徒!”狗蛋恍然大悟的紧跟说道。

“那你们把虎子怎么样了?”小兰蹲在狗蛋面前,双手托着香腮柔声说道。

强子说,大家都是一个村上长大的没必要引起内讧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以后我们少跟虎子来往就行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兰略带不满的说道。

第二天

天色有些阴暗,没有往日的晴朗倒也变得凉爽起了,尤其是在这个炎热的。 没吃完早饭的狗蛋就被邻家好友喊走了,他们在一块空场地玩起了丢沙包、捉迷藏、跳绳、跳山羊。在跳山羊这一游戏中,当轮到狗蛋跳的时候,那个当“山羊”的小伙伴在他即将跳过的时候突然站了起来,这可把狗蛋摔得够呛,满嘴的都是泥土裤裆也撕开了。引得同伴捧腹大笑,个别的女孩子羞涩的躲了起来。反观狗蛋小脸蛋红的跟猴屁股一样骂咧咧的撒腿跑了......

在村头的古槐树下他委屈的哭了起来,粗犷的大树挡住了他幼小的身躯没人会发现这里竟有个哭泣的少年。

“男儿有泪不轻弹!”

闻言,狗蛋慌忙的将眼泪擦干。哽咽道:“谁在弹泪啊?”

噗嗤....面前的小兰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连你也在嘲笑我?”狗蛋略微薄弱的自尊心又一次受到了伤害。

“来,把屁股撅起来!”

只见小兰手里拿着针线含笑对他说道。狗蛋看到后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得,可没等他开口说不小兰就一把将他掀了起来柔声道:“放心吧!我的针线活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狗蛋只好将信将疑的趴在地上任由对方“胡来”

小兰每缝两针总有一针是扎在他的屁股上的,疼的狗蛋嗷嗷直叫。

少顷,勉强将狗蛋的裤子缝好后,狗蛋左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撕拉”一声裤子又破了,这可把旁边的小兰笑的前俯后仰。

时隔几日

一个午后的果树上狗蛋在不停地往自己口袋里塞苹果,小脑袋时不时的往四周查勘生怕有人发现他。

“差不多够小兰吃的了!”狗蛋拍了拍鼓鼓的口袋沾沾自喜的说道。正当他准备下树时不知哪来的一条狗朝他奔来,吓得他二话没说直接从果树上跳了北京治疗癫痫哪里好下来二话没说撒腿就跑了,足足将他追了半个多小时才善罢甘休。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的狗蛋不停地谩骂着那条狗,不一会小兰来到了他身旁看见他这幅象,心头一紧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哭啥,赶紧把这个苹果吃了!”狗蛋从口袋中掏出唯一留在自己身上的苹果递到了小兰面前。后者哼了哼鼻子接过了对方手里的苹果。

“甜嘛?”狗蛋憨笑问道。

“嗯,甜!”

“以后不要这样了,刚才我可担心你了!”小兰将手里的苹果递到狗蛋面前,后者接过也在上面咬了一口:“真甜啊!”

在童年的世界里没有大人们的烦恼和,没有繁忙的事物也没有解不开的心结。

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就像日里的暖阳让人欣喜而温暖。

“蛋蛋哥,我想去河中央去看看!”站在狗蛋身旁的小兰柔声说道。

后者挠了挠头皮尴尬的笑道:“可我不会划船哎?”

小兰听后撅了撅小嘴道:“那我就勉强当一次船夫吧!”

“你会划船啊?”狗蛋难以置信的问道。

会! 才怪呢~小兰在心里嘟囔着。随后径直朝岸边的小船走去,狗蛋见状也随之而去。撑船是个技术活,要是没有摸过船桨的人很难将船划开的!可偏偏就有万一,小兰自得其乐得哼唱起了歌谣:“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轻轻推开波浪,河面倒影着美丽的……”

狗蛋陶醉在这美妙的旋律中,好像忘记自己已在河面上。就在两人都沉浸于此时倏然河面涌动一股劲风带着黄土迎面袭来:“蛋蛋哥,救……我!”

好像听到了小兰的呼喊声,被黄土遮住双眼的狗蛋也难以看清对方的位置。他试着胡乱的摸索了半天,好几次自己险些掉进河里。

不知过了多久,河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狗蛋的心却怦怦直跳,整个人木讷的站在小船上盯着平静的河水。

深夜,璀璨的星空将大地照的亮,让一切丑陋都无所遁形。,是有色彩的它会带动每个人的!在冥冥中狗蛋好像听到了来自远方的声音:“蛋蛋哥,你怎么不跟我一起玩啦?”

……

“爷爷,这是什么花啊?”

我恍然一愣,抬首看了看槐树下的那朵花儿柔声道:“它的名字叫兰花!”

“真好看,那它为什么会长在这里呢?”

孙儿疑惑的朝我眨了眨眼睛。

因为……

我时常站在那个路口,这归来的身影。

与树儿为伴,唱起了童年的歌谣;

就在那个村庄,泪水打断了远方的路;

就在这个路口,我聆听到了的声音!

Yk:“故事没有结局因为连接它的是下一个起点!”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