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四明江凭吊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伍九文学网 -[收藏本文]

四明江是四明乡的河,发源自四明山的活狲洞。由活狲洞山涧的一股涓涓细流,一路下来,到山脚下大坑村的潺潺流水,在经过上屋村,上林村,大屋村和上江村后,流出四明乡,再经浦口镇屠家埠村,汇入以唐诗之路而盛名天下的嵊州市剡溪江。之后,入曹娥江,奔东海。从头到尾约三十公里。

我的就在活狲洞边的甘坑庵村,小时侯,将牛、羊放山上后就常跑去四明山上玩。站在四明山顶上,只要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可以从源头看到江尾。俯视四明江,蜿蜒曲折,似一条玉带随意地缠绕在四明乡这方富饶的土地上,江的两岸是两条由翠竹和果树织成的长廊。江的转弯处不是一片良田,就是一座村子,世世代代的人们,依恋着四明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悠然自得、与世无争的田园。四明江最时节是季,江堤两边,粉红色的桃花,白色的梨花,黄色的油菜花,紫色的草籽花和青青的麦子像锦锻般铺在大地上,一览无余,美不胜收。在山上玩累了,口渴了,我们就跑去活狲洞喝水,洞口长满了青苔,那水从石头缝隙里渗出来,再经过青苔的过滤,甜丝丝的,清凉透骨。洞下面五十米左右有一深潭,叫龙潭,水清如镜,深不见底。一年四季,冰冷彻骨,即使盛,把脚伸潭水里,也坚持不了两分钟。黑龙江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潭里有生物,长得跟壁虎差不多,除肚皮泛黄外,其他地方都长得黑不溜秋的,四条脚,有尾巴。会爬到青苔上捉虫、玩耍。村民们叫它小龙。因为是龙,所以老人们告诉我们不能吃。小龙的警觉性非常高,平常时节很难看到,只要潭边稍有动静,就刺溜一下钻潭底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要想一睹尊容,除了静悄悄地在潭边守上大半天外,还得看你是否有足够好的运气。至于徒手捉到它,近距离观察,那实在是难乎其难了。后来,上了大学,才知道这动物叫东方蝾螈,有毒,可以用皮肤呼吸。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必须是没有一点污染的山涧小溪。科学家把它作为环境好坏的参照物之一。

四明江是条季节河。小时侯我们去大屋村读书,必须横穿上林村和大屋村之间的四明江。江上没有桥,春夏时节,水大江宽,但不凶险,我们小挽起裤管到膝盖就可以趟;秋天,江上只有时断时续的一汪汪的水渍,分布在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间的沙坑里。这时侯最开心的是我们了,放学后,顺江而上,只要有水的沙坑必定有鱼,鱼不大,两个手指头大小,但很多。因为水已接近干枯,鱼们挤在一起作最后的挣扎。捉它们不费吹灰之力。我们搓一根草绳,把鱼一条条地串起来,运气好的话,一次可以捉到好几串,得有五六斤。无论甘肃#!有名癫痫医院水煮还是油煎,鲜香润滑,食后令人回味无穷。自古以来就是四明江两岸百姓不可多得的一道美味。

生活在源头的如我们村,家家户户用的都是自来水,与城里人不同的是,我们的自来水直接来自活狲洞的山泉水。把砍下的毛竹的竹节打通,一根根接起来,各家各户的园子里放一两口大缸,那水就源源不断地流进来了。生活在山下面的如上屋村、大屋村的人们也想出了利用江水的好办法。他们在村到江边之间挖一条深渠,江水经自然渗透到渠里,渠上覆盖青石板,那渠在村子里挨家挨户,门前屋后,千回百转,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取水用水。园子大的人家会在园子里单独挖一孔水井做饮用水,一般人家就三五家合用一口。村中间都挖有一个大水塘,那水是消防和生活兼用的。那里是喜欢一边洗衣服一边家长里短、说说笑笑的们的乐园,发生在村子里壁壁角角的大大小小新闻在这里经过七嘴八舌的过滤、发酵、改编、再加工而变得丰富多彩。

我上中学时,乡领导发动全乡百姓与天斗,与地斗。其中的一项大事业就是改造四明江,将四明江裁弯改直,将原来江的弯道部分填土变田。经过全乡百姓一个的努力,四明江在四明乡部分变成一条了直线。与地斗的结果在第二年的就遭到了大自然的荆州看癫痫好的医院报应,连续的三天暴,导致江水泛滥,由于洪水没有了弯道的缓冲和滞纳,奔流直下,而江的浦口镇部分没有配套改直,导致洪水在大屋村和上江村地段受阻成涝,两村被淹。这样的涝灾是四明乡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也是这一年,因为干旱,江里无水,原来旱涝保收的良田大片绝收。至于那新开辟出来的田地更是一片荒芜。这样的年景也是破天荒的第一回。而原来一年四季,川流不息的暗渠的水量也大不如前,两岸百姓开始因饮用水发生的纠纷此起彼伏。江两岸两道绿色长廊因为缺水而渐渐地枯萎消失。百姓怨声载道,明里暗里骂乡领导该千刀万剐。

过不多久,各村悄悄地先后扒开了新河道,企图让水重新回归老江;但由于怕被扣上破坏农业学大寨的罪名而只能作一些局部改变。于是,从四明山上俯看,四明乡有了两条江,一条笔直,一条弯曲。人们习惯性地叫它们为老江和新江。新江上筑了三座桥,恰似三个创可贴粘在撕裂开的大地上;老江上面则什么也没有。无论新江还是老江都只有在春夏时节才会有水从头到尾地流动。改革开放以后,急功近利的人们先后在江的两边办起了小炼油,小砖窑,印染厂,养猪场,大家都向四明江要清水,,排污水,面上的水不见了,就挖井,井越挖越深,越挖越大,再后来拉萨癫痫病最权威医院,挖得村子里的水井都枯竭了。原来四季不绝的渠水消失了,祖祖辈辈使用了千百年的深渠成了垃圾沟。除了我们村,山下面的村子现在的饮用水是花钱买的,来自三十公里外的一个水库水。有道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祖祖辈辈饮用了多的四明江仅仅三十年就给毁掉了,守着一江的上游且无水可饮,无水可用,天灾乎?人祸乎?夏天洪水过后,两岸的枯枝败叶上面尽是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和破布片,阳光一晒,臭不可闻;一有风吹,恰似两长串万国旗在飘动。江里不要说鱼虾了,就连原本色彩缤纷的鹅卵石都变得黑漆漆的一片。( 网:www.sanwen.net )

大自然成就四明江,经历了成千上万年;人类毁掉它,只用了短短的三十年。河之存废,江之流向,乃大自然千千万万年来的自然选择,人类可以利用它,修正它,适应它,但切不可彻底去改变它,否则就会搬起石头砸的脚,莫及。四明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明。

四明江,四明乡百姓的母亲河,我儿时的乐园,你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