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祭奠爱情

时间:2020-10-21来源:伍九文学网 -[收藏本文]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闪烁的霓虹灯有些迷惑,吸引了多少残梦。川流不息的车流眼花缭乱,这个城市的人们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夜生活。

辉煌演艺俱乐部是一个不错的消遣之地,这里会聚了一些没落的歌星和舞女,节目搞得有声有色,也算是小有名气。这里每到晚上便会聚了不同层次的人群,人潮涌动,生意十分火热。

台上一阵热舞过后,歌手们扯着嗓子尽情的歌唱,不时吹几瓶啤酒助兴,此时台下便响起一阵阴阳怪气的喝彩声。

音乐震天,嘶吼声一片,人们舞动着身体蹦迪,狂欢,放松这一刻的身心,暂时将生活的烦琐抛至脑后。

二楼的某个包厢里,空荡荡房间里只有一位男子闷头喝酒,显得有些安静、寂寥,有些与众不同。

这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穿一套黑色西装,黑色短发、国字脸、浓眉大眼、白净欺负。显得落寂、忧伤,他左手拿起一杯鸡尾酒一饮而尽,接着右手夹着香烟猛抽几口,瞬间包厢里便烟雾缭绕,模糊不清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桌子上已经放了几个空瓶子了,有红酒,白酒。也不知喝了多少酒,也不知过了多久。歌舞散场,人群纷纷离散了,男子似乎没有觉察到,或许这一切和自己没关系,他只顾喝酒,神情呆滞。

开始清场了,一位女服务员走进包厢看到男子,满身酒气,烟雾熏人。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很快挤出一起笑容:“你好,先生,已经清场了,你不能再喝酒了,为了你的安全请你尽快回家吧!”

男子抬头看了一眼服务员,没有说话,依旧自顾自的喝酒。

服务员见他不理她,又说了一遍。

“别在……吵吵了,走了……还不行吗,总有我喝酒的地方!”说罢男子顺手拿起一瓶百年糊涂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出去了。

湖北癫痫哪家治疗的好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夜晚的风很冷,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街上没有几个行人,空荡荡的街道显得异常寂静,漫长。

吴志民走出了俱乐部,他停下脚步看着前方幽长昏暗的夜色,不知去哪里。他举起手中酒瓶喝了几口,全身火辣辣的,脑袋无比的沉重。

醉吧,最好是彻底的麻醉,一醉方休,这样自己就不会痛苦了。

吴志民摇摇晃晃的继续向前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他胃里一阵翻滚,“哇”一下开始蹲在地上呕吐。眼泪鼻涕酒精弄的满脸都是,他感到头重脚轻,猛然将手中的瓶子扔到了地上,“啪”一声酒瓶破碎的声响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异常的刺耳。

“哈哈,去他妈的真情,去他妈的女人,老子对你绝对的不屑一顾。”

第二天吴志民起床已经七点半了,他只觉得头昏脑胀,也不知道昨晚怎么回家的,如今全无印象,只记得自己在俱乐部喝酒,看来真的喝高了,头疼的要命。不过还要上班,必须马上洗漱出门。

“这是你带给我的痛苦,我会记得,不,我要永远将你忘记。”吴志民对着镜子狠狠的发誓。

吴志民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大学毕业两年了,而今只是是公司的部门主管,说白了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位,编辑部主管,负责文案的策划审核,撰写稿件等。

编辑部只有六个人,三个女生,三个男生。志民走进办公室,同事们都开始忙碌的工作了,坐在电脑旁,敲打着键盘发出嗒嗒的声音。

“吴主管早上好!”宋英微笑着和吴志民打招呼。

“小英早,对了,关于其博的策划写好了没?”

“这个工作是刘秀负责的,你忘了。”

吴志民听到这个名字全身一阵颤专治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抖,一阵莫名的心痛。

“不好意思,我都忘记这事了,”他转头看了看一个空着的办公桌”对了,刘秀怎么不在?”

“她……她还没来上班……”

宋英可不想多舌,她知道主管和刘慧的关系,而今变得尴尬的很。

吴志民也没有再说话,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个只属于他办公的单间,然后将门关上,为自己冲了一杯热咖啡。他只想静静,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刘慧,一个相貌平凡,有些善良倔强的女孩。她是吴志民的大学同学,机缘巧合下两人来到同一家公司上班。

不错,吴志民喜欢她,他们曾是要好的朋友,无话不谈的同事,渐渐的他为她痴迷,并开始展开疯狂的追求。

记得那时他会每天下班和她聊天,相约一起散步游玩。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幸福感觉触手可得,似乎永远只在眼前,一切忘的清晰可见。

他们也有海誓山盟,亲亲我我,他曾一直以为他们会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他永远的守护着她。

结果却是意想不到的,让他始料未及。

不知何时她变了,不再纯真,变得开始世故了。她会埋怨他没有本事,太过老实,不懂得生活。

他知道在这个物欲横飞的时代,有几人不曾改变呢,人的攀比心理和欲望总在无时无刻的增长。

他也曾怪过自己没本事挣大钱,不能给她富裕的生活,只怪自己太过平凡,只会写点文字,做个小小的编辑。也许放手她才有更好的生活吧。

临汾看癫痫哪家好dding-right: 0px; font: 15px/28px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终于她说出了那句话“我们不合适,永远也不可能的,放手吧!”

他说:“我会努力的,相信我!”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在见面了,为了你好,不要怪我绝情!”

他曾努力想挽回这一切,可是越努力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终于妥协了,人终究是胜不了天意的捉弄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们相遇,相爱。

他苦笑道:“心累了,人倦了,莫管沧海桑田,就让一切随风而逝吧!”

终于他们分手了,从此见面不识,各自天涯。

吴志民端起桌上的咖啡,咖啡凉了,重新放在桌子上,点燃一根烟狠狠的抽着,他知道自己还是很想她,依旧深爱着她。

“咚咚咚”有人敲门。

“请进”

宋英开门走了进来“吴主管,王总让你去他办公室。”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吴志民很快来到王总办公室。王总是个胖胖的中年人,他坐在太师椅上眯着眼看着吴志民。

治疗成年人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的治疗ight: 0px; font: 15px/28px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小吴啊,今天叫你过来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吴志民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位领导,还是勉强挤出几死笑容:“吴总你干嘛这么客气,有事尽管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去完成。”

“刘秀,你进来吧!”王总转头朝门外叫道。

不一会儿一位女子走了进来,稳重性感,橘红色短发,白净的脸上画着淡妆,穿着黑色职业套装,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平静的的看着吴志民。

“秀……”吴志民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呆呆地看着刘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吴啊,你们编辑部的刘秀工作表现突出,我想将她调到我办公室辅助我的工作,你什么意见吗?”

什么?你这个杂碎……

吴志民冷冷的看着刘秀“只要刘秀答应我没什么意见,我不能挡了下属的前程啊!”

刘秀没有任何表情“我愿意,多谢吴总对我的栽培。”

吴志民走出王总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拳头握紧又松开,脑子里全是刘秀冷漠的表情和言语。

难道是自己爱错了人,他的心疼痛,呼吸困难,全身冰凉,充斥着刺骨的寒意,失落和失望,对于女人他似乎永远也猜不透了,变得越来越模糊。

一个星期后,吴志民提交了辞呈,离开了工作打拼了数载的公司,独自上路,走向茫茫世界。

有些人他不想再见,有些人不愿意再想,有些梦碎了终究是不会重来。